第533节(1/2)

百度搜索“知轩藏书zxcs88”或直接收藏“m.zxcs88.com”,打造你的书库!

    夜色渐退,府里的丫鬟、婆子都已经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臻璇想着昨日两人说过的话,战事虽千变万化,但大体上已是胜态,只是四皇子拥京城之重,负隅顽抗,可能还会坚持上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而在那之前,夫妻两人注定聚少离多。

    臻璇轻轻吻了夏颐卿的唇角,下颚处有些新冒出来的胡渣,刺得痒痒的。

    天大亮了,臻璇亲手替夏颐卿更衣,等曦姐儿和昀哥儿来了,一道去听风苑问安,而后,送夏颐卿出行。

    臻琳的车就等在夏府外头,臻璇放心不下,过去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臻琳身边只带了花霁,穿着打扮极其素雅,仿若还是从前礼佛时模样。见臻璇盯着她看,臻琳笑着捋了发丝,道:“轻便些。”

    臻璇莞尔,握着臻琳的手:“若是方便,记得写信回来。”

    臻琳点了点头,突然侧着脑袋,笑着打趣道:“我会与殿下说,早早结束了这场战事,放了七妹夫回来,也免得你惦着念着。”

    没料到臻琳会在这个时候开口,臻璇脸上一红,目光在车子里转了一圈,瞧见放在一旁的一个锦盒。不似平日里臻琳用的东西,便问:“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臻琳顺着臻璇的目光扫了一眼,笑意更深:“五妹妹要我捎给五妹夫的。不晓得是什么东西,不许我打开瞧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臻璇也是笑了。

    傅四爷领军在最前线,这东西要到他手中,少不得要转几道手,但这是臻琪的念想,总要想个法子替她送到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臻璇也没有和臻琳多说,踩着脚踏下车时,突然就想再和臻琳说一句。便转了身,探进帘子里,道:“四姐姐,你和姐夫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殿下,而是姐夫。

    臻琳一怔,哪里不明白,心中暖意泛上。

    成亲五年,相聚的时间不过一半,又叫彼此心结耽搁了亲近,相敬如“冰”。不是臻琳想要的,也不是七皇子所求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洞房花烛夜他与她说过的话;

    她记得他知道她怀孕时的神情,惊讶愣神到后来缓缓笑了;她记得他头一次抱着哥儿的时候目光柔和。而后低声与她说了一声谢谢;但同样的,臻琳知道了很多事情,她装作不知,他装作不知道她的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前路已是前路,不管为何有了这桩婚姻,她都想好好过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该记得,记得他的忍让和迁就,记得他的真心和诚意;有些事就忘了吧,忘了是他一手推动了程家的悔婚。忘了是他给程家布了这么大一个局。

    而一切,只因为那年法成寺中的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命中注定。也许就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她一直想说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这一回也是给自己一个勇气,莫要再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臻琳望着臻璇,浅浅笑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臻璇下车,抬头看着牵着马绳的夏颐卿,见他亦望过来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不顾周围有人,夏颐卿拥了臻璇入怀,轻声道: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不怕等待,就这么静静等着,等到天下大定,等到他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她,无数人在等。

    柳十娘在等臻律,季家表嫂在等季郁均,臻琪在等傅四爷……

    而臻琳,她选择了跟随。

    目送着他们远行,生活又回到了之前一般。

    成亲一个月后,挽琴又入了天一院里伺候,臻璇喜欢热闹,有时便让挽琴把程语姝带来,与曦姐儿一道玩耍。

    程语姝是个好性子,很是乖巧,得空时就跟在挽琴身边,或者搬把小杌子坐在廊下,小手捏着绣花针练女红。

    臻璇见了,和郑老太太商量着该让曦姐儿学着认字了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把这事记在了心上,想着凝姐儿、歆姐儿、巧姐儿年纪也差不多,等过些日子不如一块请了女师傅。歆姐儿特殊些,不过听不见不影响绣花画画,也全当给孩子找个乐子。

    四月里,正式出了孝期。

    只是老太爷、老太太们喜欢素净些,倒是和之前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郑氏费了番心思请了个女师傅,还未开堂授课,屏翠园里来了消息,歆姐儿病了。

    歆姐儿这病来得突然,好端端地起了热,查大夫去看了两回,一开始还以为是换季时不小心受了寒,过几日再看,瞧出些不对劲来,再细细诊断,才发现歆姐儿是出痘了。

    几个孩子平日里常常一道玩耍,一听这消息,各个都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亏得运道好,除了歆姐儿,哪个都没有染上。

    歆姐儿院子里,挑了一众出过痘的丫鬟伺候。夏奂卿小时候没有出过痘,但她担心女儿,哪里肯离开半步。歆姐儿听不见,因此也学不会说话,难受时只会嘤嘤哭泣,高妈妈去瞧了一回,心疼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何老太太原本就气恼刘家人,这回更是压不住火气:“我们夏家那么多孩子,会出痘的一只手都能数过来。就他们刘家,全身上下都是毛病!听不见已经是害

精校完本小说,尽在wωW.zxcs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