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节(1/2)

百度搜索“知轩藏书zxcs88”或直接收藏“m.zxcs88.com”,打造你的书库!

    ,摔了一下也不疼。

    步月几个赶紧把臻璇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借给我,不要……会死的……”凝姐儿看着自己的小手,不住摇着脑袋往后退,呆呆道。

    见凝姐儿又突然推人,众人都有些不解,等听到她低声呓语,具是一怔,愕然望着凝姐儿,而她后面的话更是让所有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我会克母的,母亲是因为我才没了的,姨娘也是,是因为照顾我,姨娘才……”凝姐儿越说越急,声音也越来越大,到后来退得失了平衡,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地尖叫,幼童尖锐的声音撕开了渐渐笼罩的夜幕,凝姐儿蜷缩着身子,双手捂住了耳朵,哭喊着:“我没有克母,我才没有克母!把我娘还给我!”

    沈妈妈在凝姐儿推开臻璇的时候就怔忡了,但她也是头一个回过神来的,她冲过去一把抱住了身子抖成了筛子的凝姐儿。

    臻璇亦是浑身冰凉,这么小的孩子是不会懂得什么克不克的,定是有人在她耳边乱说话,而那些话语对凝姐儿会有多大的伤害,臻璇都不敢往下想。

    握紧了双拳,臻璇恶狠狠扫了一圈身边平日里伺候凝姐儿的丫鬟婆子们,声音冰冷得如同腊月里的北风:“哪个跟凝姐儿胡说八道的!”

    各个都垂下了头,有茫然有震惊,亦有慌张。

    站在角落上,一个粉衣丫鬟瑟瑟发抖,巴不得能把脸埋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沈妈妈哪里看不明白,当即要过去打她:“下作东西!”

    沈妈妈还未靠近,就见一个高大身影从身边经过,而后一脚把那丫鬟踹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臻璇定睛一看,是夏黎卿、夏苏卿、夏景卿几兄弟和云氏、姚氏两妯娌来了,园子里刚才动静大,凝姐儿又哭闹得厉害,只怕那些话语全部叫他们听见了。

    踹人的是夏景卿,要不是姚氏拉着,只怕还要再补上两脚。

    夏黎卿站在一旁,一脸阴郁,背着手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凝姐儿哭得久了,有些接不上气,吸着鼻子望着夏黎卿,她犹豫着冲夏黎卿抬起手,又很快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臻璇看她如此,越发心痛。

    明明想要父亲的安慰,凝姐儿却是这般小心翼翼,又是求而不得。换了曦姐儿、巧姐儿,哪个不是扑到父亲怀里去的?

    正想着开口劝夏黎卿几句,却见他缓缓走到凝姐儿身边,缓缓蹲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凝姐儿愣愣望着他,在她第一次触碰到父亲的双手的时候,她哭着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黎卿抱起了凝姐儿,没有安抚,没有劝慰,他只是抱紧了她,由着她在怀中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夏黎卿抱着凝姐儿走了,沈妈妈处置了那胡言乱语的丫鬟,领着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臻璇看着那一大一小背影,心中酸楚,却总算舒了一口气:“父女天性。”

    夏黎卿不是不疼凝姐儿,他只是有心结,无法面对这个杨氏用命换来的女儿,每每见到,便如鲠在喉,提醒着他杨氏已故去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不能看着凝姐儿委屈到这般地步,看不得她背上“克母”的罪名。

    夏奂卿搂着歆姐儿,亦是泪满脸庞。

    凝姐儿盼到了,只要夏黎卿愿意迈出这这第一步,凝姐儿就再也不会是没有父亲疼爱的孩子。比歆姐儿强,歆姐儿一辈子不会等来刘家人的心软。

    歆姐儿也不需要那些!有她这个做母亲的在,就断不会让歆姐儿吃苦受罪,至于那没心没肺的父亲,根本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各个都是哭过了的,臻璇带着曦姐儿回去重新净面梳妆,这才又去了家宴席面。

    凝姐儿眼睛红肿,声音都是哑的,却很乖巧坐在小姐妹中间,目光一直追着夏黎卿不肯移开。

    过了上元,这个年就算过完了。

    三月里,臻璇收到了臻琳的信。

    臻琳已经见到了七殿下,她被安置在宿州城中的一处院落里。

    七殿下公务繁忙,常常要在各处奔波,留在宿州的时间也不过是一月中的十天半月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比在甬州时好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空闲时,他们会下一盘棋,七殿下会和她说些不大不小的事情,日子平静得不像是在战时。

    军情上的事情,臻琳晓得得不多,只知道大军在推进着,到了夏日里,他们说不定会离开宿州,再往北行上一段。

    她说,她见到了臻律的字。

    七殿下给她看了一封北疆传过来的信,两地通信不便,但大军的重心放在从西侧撕开一道口子与北疆联系上,因而终于有了些消息。

    信是臻律亲笔所写,寥寥数语说明了北疆情况,臻琳看到那熟悉的笔迹时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臻璇写了回信,说了甬州情况,亦说了段氏把孩子带得很好,哥儿认了不少字,还能奶声奶气念些《三字经》了,臻彻在家中也没有别的事情,便教哥儿和臻徲念书习字。

    甬州城里的生活,便如臻琳所言的,不似战时。

    397章 

精校完本小说,尽在wωW.zxcs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