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6节(1/2)

百度搜索“知轩藏书zxcs88”或直接收藏“m.zxcs88.com”,打造你的书库!

    及了一样。

    老人都是知天命的。

    马老太太也知道,没有多少时日了。

    比起披荆斩棘、战场厮杀的臻律,马老太太更挂念裴大老爷。毕竟京中是个死局,落在天牢里。便是七皇子最终破城而入,寻到的很可能也只是一具尸骸。

    马老太太是含泪与段氏道的:“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么想来倒也不错。要是他没命出京城,黄泉路上我们娘俩做个伴,也算是偿了他多年不在我膝下;要是他还能活着回来,给我上炷香,我在下面也能闭眼了。”

    段氏喑哑着嗓子,宽慰的话一句没有说。宽慰也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臻璇从娘家回来后的第三天。裴府就有婆子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臻璇看着那被迎进来的一声素服头戴白花的嬷嬷,她有一瞬的恍惚,而后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七姑奶奶,我们老太太殁了。”婆子垂泪,报着丧事。

    臻璇更衣,依着礼数回去奔丧。

    庆荣堂里已经挂起了白绸,搭了灵棚,哭声满院。

    段氏一手操持了庆荣堂里所有的事体,而外事自是交给了周氏。

    来奔丧的都是亲眷,彼此问了安。臻璇跪下磕头上香。

    刚站起身来,就听见飞一样的脚步声从院外传进来,臻璇转过身看去。臻瑛一身素缟踉踉跄跄冲进来。

    臻瑛顾不上与任何人行礼,她只是扑到了灵前,望着马老太太安眠的容颜,一动不动望了很久。

    臻璇这时才注意到,臻瑛面上很是狼狈,似乎是在路上就痛哭了一番,又来不及擦脸净面,妆全花了。

    晓得她们祖孙感情极深,没有哪个人上去拉开臻瑛。

    即便是颜慕安抱着幼子璟哥儿与臻衍一道进来。他也只是淡淡看了臻瑛一眼,礼数周全上了香。而后,又把这极淡的目光落在了臻璇身上。随后,又移开了。

    今日女眷极多,颜慕安想避开些,尤氏慢慢上前,牵住了璟哥儿的手,道:“来,外祖母抱抱。”

    臻瑛排斥尤氏到了极点,往日里带着儿子回门时,是断不会让尤氏碰到璟哥儿一个手指头的,只是她此刻心中满满都是马老太太,压根没注意到尤氏的动作。

    颜慕安略一皱眉,他亦不喜尤氏,但尤氏总归是璟哥儿的外祖母,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,他不能当众驳了尤氏面子。

    尤氏抱到了璟哥儿,心里一阵高兴,猛然想到刚才颜慕安扫过臻璇的那一眼,她走到臻璇身边,道:“七姑奶奶是头一回见外甥吧,瞧瞧这俊俏模样,可真招人喜欢。璟哥儿,全靠着七姨才有了你,叫七姨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极不让人舒服,臻瑛此时听见了,倏然抬头。

    臻璇不愿意添是非,本不想理尤氏,却见璟哥儿冲她笑着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做娘的人,看着幼童伸手,实在狠不下心去拒绝,臻璇把璟哥儿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臻瑛见此,没说什么,比起尤氏,她宁可臻璇抱着孩子,天晓得尤氏会不会背地里欺负璟哥儿。

    尤氏却一脸不知自己惹了人嫌的样子,上上下下一打量,道:“都说外甥像舅,怎么我瞧着外甥也挺像姨母的,这眼睛鼻子,倒像是母子俩了。这么一比啊,璟哥儿和昀哥儿都有些像呢。”

    灵堂是安静地方,除了絮絮哭声,再无其他声响,因而尤氏不轻不重的几句话格外清晰,话音未落,所有人的面色都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是不妥当,这话简直就是说得难听至极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极亲近的姻亲,多是晓得些当年事体的,这么意有所指的话怎么会不叫人侧目?

    臻璇深吸了一口气,灵堂之上,又是隔了房的伯母,她再不落位也不能在这时候与她起争执,况且,她晓得臻瑛定然会顶回去,她又何必赶在臻瑛前头。

    管他人前人后,臻瑛从来都不给尤氏脸面,当下冷声冷语道:“这话说的,家中兄弟姐妹相像又不是什么稀罕事,不过你生不出来,也就不能和我比比像不像了。”

    无子是尤氏的痛脚,偏偏臻瑛最爱戳这个痛处,尤氏忿忿不已,又要摆出贤惠继室模样,尴尬着道:“姑奶奶,老太太灵前,说这些话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晓得是祖母灵前?”臻瑛嗤笑,目光越发鄙夷,“我在祖母跟前提醒你,父亲香火无继,你这个填房是不是该想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七老爷此时正巧进来,听见她们争执,脑袋里嗡嗡作响:“何必在这个时候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般软和态度,是看在了颜慕安的份上。

    臻瑛岂会不知,当即冷笑出声:“父亲不问问,她在祖母灵前胡言乱语了什么。她不要脸面,要和我不死不休地争闹,也不用拖着七妹妹下水。”

    拖上了臻璇,不用别人转达,七老爷也猜得出尤氏又拿旧事做文章了。

    臻瑛不管面上狼狈,走过来从臻璇怀里抱过璟哥儿,附耳与臻璇道:“她费心费力了多少年就是怀不上,我一下子就得手了,你说她恨不恨我。三年孝期

精校完本小说,尽在wωW.zxcs88.com